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少妇小说  »  下贱又淫荡
下贱又淫荡
已经快到12点多了,从下午刚见到一文和大庆开始,他们俩就对我妻子开始了玩弄,包括吃饭,泡温泉,都是和性有关的,足足玩了7个多小时了,而且从大庆走,妻子被王子插上尾巴,也已经有2个多小时的时间了,这么长的时间没有拔掉尾巴,对于妻子来说也是头一次,没准真的适应了自己屁股上有条尾巴的感觉了,哈哈。

  王子说要彻底拔出来,我怎么能错过这个好戏,来到妻子屁股后面,近距离的准备观看妻子被插了那么长时间的尾巴出来以后的屁眼。一文也凑了过来,还让我别闲着,帮着扒开了妻子的两瓣丰臀,就这样,我妻子跪趴在地上,噘着屁股,我这个老公帮忙分开妻子的双臀,和另外两个男人一起探头观看着妻子被玩弄的屁眼。王子抽插了几下,就开始慢慢的拔出尾巴,我们都清楚的看到妻子的小菊花似乎还不愿意放弃这根异物,紧紧的包裹着尾巴插入的那段橡胶棒,被拉的都凸了起来,但是还是不能阻止那条橡胶棒不断的离开。「啵」的一声,王子将橡胶棒完全抽离,妻子同时「嗯啊」的一声,那小屁眼就完全展露在我们三个男人的眼前了。由于插的时间长,我还扒着妻子的屁股,小屁眼在尾巴完全拔出之后没有合上,而是继续张开着,一个小黑洞。一文「呼」的对着妻子没有合上的小屁眼吹了口气,我明显感觉到妻子身体勐烈的一颤,一文问道:小母狗,屁眼凉不凉?妻子对一文调戏的话竟然还认真的回答道:恩,凉……看来今天真的被玩到没有下限了!

  妻子使劲夹了几下屁股,小屁眼逐渐合上。我想,能这么看自己妻子被别人玩弄的小屁眼从撑的合不上到合上,也算是很刺激很奇特的一个经历了。一文说要再操操妻子的小屁眼,王子却说他也要操,他都还没有操过女人的屁眼呢。一文说他没见过世面,这点玩意最后都在妻子身上实现了!妻子被我们讨论的很是羞愧,连连说不让我们再说了,却没有一点反抗的意思,仍然好好的趴在地上,噘着屁股。王子看了看拔出来的橡胶棒那头,我想他在考虑有没有大便吧。之前我也说过,我妻子肠胃好,肛交从来没带出来过脏东西,不过毕竟是排泄的地方,插了那么长时间的尾巴,我可以闻到那段橡胶上面有一些臭味。王子犹豫是不是要直接插入,最后说:咱们给姐灌肠吧,灌过吗?话一出口,妻子一声惊呼,说不玩不玩,挣扎着要爬起来,王子马上挺鸡巴插入了妻子的阴道,妻子上身刚刚抬起来,被王子一抱,成了两人跪着一前一后的姿势,操了起来,妻子也马上转变了感觉,又进入了被操的状态。王子操了几下,对妻子说:姐,你不是说要满足我所有愿望吗?我没玩过的都要帮我实现?灌肠我也没玩过,肛交我也没玩过,姐你不能说话不算数啊?我和一文却不知道他俩还有这么个事情,后来问妻子才知道,是王子操妻子的时候,说很多玩法没玩过,妻子就说要帮王子实现所有的玩法,是一边操一边说的,妻子说是配合王子找感觉的一句话,却被王子抓住不放。不过,我觉得除了当时找感觉,凭着妻子对王子的态度和好感,内心也应该极其愿意用自己三十多岁熟透了的身体帮他实现所有操女人的方式和玩女人的方法吧。妻子说不包括这个,太变态了,王子却说当时没有限定啊,再说灌肠也不是一个坏事,在医疗上,就有很多时候需要灌肠来清理肠胃,这个不是为了性爱发明的,这个才不叫变态。我也随声迎合,毕竟我也想看妻子被灌肠,这个可是之前没有过的玩法,妻子呻吟着,抽空白了我一眼,说:只有你,啊……,愿意让别人玩你老婆,啊,啊……,才……,才叫变态!——哈哈,确实如此吧。大家也笑了出来,一文赶紧帮腔,和王子几句话下来,说的妻子没了脾气,对我们说:那,那如果我觉得不好玩,就随时停止!我们三个的头点的和打鼓一样。但是内心估计都是一个想法:玩上了,还能让你跑了?

  灌肠确实是我们夫妻没有接触过的一个新玩法,而且一文和王子也从没玩过,大家都只是见过而已。但是这并不是困难,如果连玩女人都要别人带着教的话,那我们几个也真是白混了。我们决定还是在这间温泉间玩这个,因为考虑到比较好冲洗,相比之下厕所就太小了。王子还是很会来事的,拿了两个枕头垫在了地上,还拿了一条浴巾扑在前面,这样妻子还是趴着,上身趴在浴巾上,而双腿分开跪在了软软的枕头上,刚才妻子跪了那么半天,却一直是跪在温泉间的木地板上,膝盖已经被咯的发红了。妻子对王子这个做法很是满意,还让我学学王子照顾人。一文被派出去买牛奶了,关于用什么来灌肠,我也说不好,最后决定用牛奶,因为王子说医院是专门的液体,我们没有,牛奶总比清水感觉要好吧。他们两个还问我妻子的意见,问的刚刚冲了个凉裹着被子休息的妻子红着脸说要用牛奶。

  一文去的很快,来回也没有十分钟,是在温泉公寓边上的一个24小时便利店里买的,竟然还是进口的,两大桶!妻子看着惊叫,一文连忙说:又不是都弄到你屁眼里去……万事俱备,妻子不情愿的从被子里出来,乖乖的跪趴到了王子给她准备的浴巾和枕头上,噘好屁股,等着新的刺激的来临。我们有个玻璃针头,很早和一些器具一起买的,但是从来没用过,连针头上都带着橡皮胶套,这次被王子开启,吸入了满满一针管的白色液体。我和一文一人一边,每人揉妻子一只乳房,扒着妻子一边的屁股,希望用对乳房的刺激来减少被灌肠的不适。王子蹲在妻子屁股后面,把装满牛奶的针管头很轻松的插进了我那娇妻的小屁眼里,妻子嘤了一声,再没别的声音。在我这个正牌老公的注视下,王子缓慢推动针管,把一整管的白色牛奶一点点的打进了我妻子的直肠里!妻子的处女做爱不是我的,也就是逼不是我第一个插的,嘴也不是我第一个插的,屁眼仍然不是,第一次吞精还不是我的,现在连灌肠我都没有得到第一次,这让我的绿帽淫妻心理空前膨胀,鸡巴又硬了起来。妻子低沉的发出「啊」的声音,配合着那管牛奶完全打进自己的屁眼里,才停口喘了口气。王子拔出针头部分,我还清楚的看到了一滴白色的乳液趁屁眼还没完全关闭的时候流了出来,这个本来用来排泄身体垃圾的器官,现在却完全成了我们三个男人淫乐的场所,关键是这个器官的主人还异常的配合愿意!王子似乎也兴奋起来,毕竟也是第一次玩这个,又抽了一满管的牛奶,一脸兴奋的插入妻子的小屁眼里,这回是勐地一下,全部打入,妻子「啊」的时间也变短了,总之就是有牛奶进入直肠,妻子就啊,一没有,妻子也会停止,女人如此好玩,听得我反正是刺激的不得了。一文当然也要过这个瘾,替换了王子,打入了一管牛奶,王子也没闲着,来到妻子脑袋这边,分腿坐在地上,勃起的阴茎紧贴着妻子匍匐在地上的脸颊,问妻子:姐,我那两管舒服吗?肚子里涨不涨?妻子没有回答,因为一文正在玩弄自己的直肠,所有的情绪都在抵抗一文带来的刺激,却一张口含住了王子的鸡巴,看来妻子用这种方式表达了对刚才王子那两下的满意!——我再度心理辱骂了妻子,贱货,婊子,妓女不如!这一下,恐怕没有几个女人比妻子玩的开了吧?真是天下最淫荡,下贱的一个骚婊子了,真是不如妓女,妓女都不这么玩吧??转眼一文也打入了两管了,我揉着妻子的乳房,低下头看了看妻子的小腹,看小说里,经常说灌肠让小腹隆起,我却没看出有什么变化,还是打的太少?针管大概有个十一二公分长,上面没有刻度,也不知道打进去了多少牛奶,一文又来了几下,一整桶牛奶已经没有了,我看了看那罐牛奶,是1000毫升的,也就是说,妻子的小腹里面,已经有了1000毫升的牛奶了!而妻子的大屁股没有任何变化,小腹也没有发现异样,妻子仍然含着王子的鸡巴吃的来劲,甚至一文最后打入妻子直肠的时候,妻子已经非常适应,没有什么特别的反应了。

  我不知道这个是妻子体质就合适这么玩,还是别的女人也都这样,或者1500ml是个很少的量?那么一大罐牛奶,就是喝下去,我都会觉得很涨吧。一文抚摸着妻子的小屁眼,说:你老婆很适应啊,看来天生就这么玩的料!咱们开发晚了!!随手打开了第二盒牛奶,又打了一管,然后再打入的时候,妻子似乎是有了反应,吐出了王子的鸡巴,「啊……,啊……」的呻吟上了。一文毫不怜香惜玉,一管一按到底,妻子身体一颤,在一文拔出的时候,妻子不在分着双腿趴着,而是加紧了双腿成了跪着的姿势,上身也抬起,皱着眉头却一脸媚态的说:不行……,我要去厕所了……一文赶紧阻止,说:怎样也要再打一管啊,坚持一下,如果不行,就在这里拉出来吧,这里好清洗!妻子看了看环境,估计觉得开放肛门这个事情,不在厕所做,还是有点奇怪。王子凑上来捧着妻子的小脸开始接吻,妻子嘤嘤的应和着,一文也抓紧时间,又吸满了一管牛奶,妻子跪着和王子接吻,一文和王子配合着让妻子又变成噘屁股的姿势,只是不再趴在浴巾上,而是并拢双腿噘着屁股,下着腰,上身挺起双手趴在王子的肩膀上,和王子接吻。尽管并着双腿,但是一文还是可以把针管头部插入了妻子的小屁眼里,妻子身子一颤,手刚想往后抓,就被王子抓住,我那淫荡的娇妻,被王子抓着一只小手的手腕强行亲吻着,尽管看的出妻子使劲夹住屁股,却仍然无法阻挡一文将又一管牛奶灌进自己的直肠。而我这个老公只是在一边看着两个男人欺负凌辱自己的妻子,给自己的妻子灌肠,不仅不阻止,还兴奋的希望灌得越多越好!

  一管打完,妻子吐出王子的舌头,颤抖的说着:受不了了……,不要……,不要再灌我了……,好涨……王子改成双手抓着妻子的手腕,一个男人抓着,另一个男人往肛门里打牛奶,那种欺辱的感觉非常的强烈,王子还对妻子不断的说着:姐,忍着点,多灌点待会喷出来的时候洗的干净。妻子着了魔一样乖乖的听话忍着,眉头紧皱,任由一文再次将牛奶打入自己的身体,这个时候,我看见妻子的小腹真的有些隆起了,不知道是真的,还是心理作用,就好像有小肚子一样,妻子的呻吟变得颤抖,还可以听到妻子肚子里的「咕噜噜」的声音,那声音真是太刺激了。妻子似乎是所有的力量都用在抵抗排泄上面了,王子放开了妻子的手,妻子也不想着去上厕所,上身趴在地上,艰难的忍着一波波的便意!一文再次吸了一管,对妻子说:小宝贝,最后一管里,两盒牛奶就都进你肚子里了,一定要坚持住啊,打完这管,你就可以放松了。一文最后一管打进去,妻子没了声音,都不能大口喘气,整整2000ml的牛奶都进到了妻子身体里,妻子的小腹已经毫无疑问的隆起了。一文像是完成了一项艰巨的任务一样打完了最后一管牛奶,然后来到妻子身前,摸着妻子隆起的小腹,调戏妻子说:我的小宝贝,你这是让我们操怀孕了吗?肚肚里是什么?妻子断断续续的说:啊……,你讨厌……,好难受……一文说:难受你就放松吧,拉出来就行了。妻子却不太好意思开放自己的肛门,在三个男人的注视下进行排泄。但是肚子里的牛奶却不能顺从妻子的意思,我能听到妻子肚子里咕噜噜的声音。一文有些后悔的说:应该买三桶牛奶啊,你老婆的屁眼真能装,两盒下去了还能忍得住啊。我这个老公在一边一直看着两个人用这种凌辱的方式玩弄着我的妻子,却感到无比的兴奋,对一文的话只是机械的点了点头。妻子强忍便意,皱着眉头,一文和王子肯定不会放过这个状态的妻子,俩人不停的刺激着妻子的身体,王子抓揉着乳房,还不时捏一捏乳头,一文拦腰抱着妻子的大屁股,手从肚子下面捏住妻子的阴蒂不停的刺激。我知道妻子快坚持不住了,在场的人估计都知道这么下去妻子只有排泄一条路,一文还用两个手指插进了妻子的阴道在里面使劲的抠挖,大声说到:嘿,这小骚货被灌肠还非常有感觉,逼里面都是水,比刚才还多!我听见了一文抠挖妻子阴道发出的「咕叽咕叽」的水声,看来一文所说属实,妻子确实从灌肠这个游戏中得到了快感!「啊」!妻子一声类似崩溃的声音,在王子和一文一同的凌辱刺激下,小屁眼终于管不住了,一股白色的液体从两瓣丰满的大屁股中间喷了出来,划过一道弧线,全部喷到了刚刚我们还在使用的温泉池子里!真的是难得一见的场景啊!一个全身赤裸的少妇,跪趴在地上,前面被一个男人玩着奶子,后面被另一个男人抱着腰,抠挖着阴道,最后高高的噘着屁股,喷出了一道白色的液体!一文和王子也看的认真,妻子打开的屁眼喷了大概有个小十秒钟,白色的水柱渐渐没了力量,最后只有几滴挂在了妻子的屁眼边上。一文大叫好看,王子也跟着附和,被他们玩弄的妻子前胸完全趴在地上,喘着气,肚子舒服了,虽然感觉妻子很累,但是没有了便意的侵袭,妻子看上去轻松了不少。王子拿过喷头对着妻子的屁眼冲了冲,然后和一文一起扶起妻子,擦干身上的水,进屋坐到了沙发上。我也跟着进去,一路上还在和一文讨论刚才的场景,真是从未见过,而一文说,以后会经常让我看到,他还要抱着妻子的屁股当水枪!说实话,这次的经历真让我怀念,基本看到了很多人这辈子看不到的场景,尤其是灌肠然后喷出来,av里出现过,但是真实的展现在眼前,而且这个主体还是自己的娇妻,那种刺激不是一两句说的清楚的,这么说吧,当时觉得没多刺激,但是日后每次回忆,都觉得刺激的不得了!我想应该是现场一下子塞入那么多想看的场景,消化不良了,之后不断的「反刍」反而尝出了味道!一文说他之后想想也觉得很好玩,没想到妻子能那么有力量的喷出牛奶,好歹用的是牛奶,空中的那个白色的水柱透着那么淫荡!如果是水,就没有这个效果了。

  几次我俩聊到这里,一文都对妻子的配合赞叹不已,夸她是一个让男人越玩越上瘾的女人。一文的鸡巴还是半软不硬的,毕竟他已经射了两次了,而王子的鸡巴还是硬挺挺的,我妻子自然所有权就归了王子,王子和妻子抱在沙发上接吻,基本无视了我和一文的存在。一文说:我说你们俩啊,别自己玩啊,王子你也照顾照顾人家老公,给人家看看你怎么操你这个姐的啊!王子哈哈一笑,说到:文哥,放心,刚才我姐都灌肠了,接下来该干什么我还不知道啊?然后对妻子说到:是不是?我的亲姐姐?妻子笑着打了王子一下,风情万种,说了句:真是拿你没辙了。王子大笑,让妻子跪在沙发上,手扶着沙发的靠背,噘起屁股,自己站在地上,抚摸着妻子丰满的臀部,问妻子:两个洞都能插,插哪个?妻子回头对王子说:你喜欢插哪个就插哪个……然后看了我一眼,继续对王子说:都是你的,随便~。妻子的淫荡和开放既有挑逗我的意思,又让王子美不胜收,真真的小婊子一样!王子不由分说的一下插入了妻子的阴道,抱着妻子的屁股勐的干了一身,弄的妻子「恩啊」乱叫,然后突然停住拔了出来,说:两个洞我都要插,哈哈。妻子被这几下插的意犹未尽的样子,竟然身体前倾用胸口搭在沙发背上,然后双手往后扒住了自己的两瓣屁股分开,嘴里叨念着:我要~,我要说实话,妻子今天的性需求是我这么多年来没见过的,而且她已经高潮了两次了,还操尿了一次,灌肠了一次,这些都应该很费精力吧,现在竟然还是这么的如饥似渴。王子大喜,问妻子要什么?妻子说要王子插她,王子接着问:插哪里?妻子嘤嘤的回答:两个都可以……王子拍了妻子的屁股一把,挺着鸡巴,对准了妻子的小屁眼,我盯着那条沾满淫水的龟头,慢慢的撑开妻子的小菊花,伴随着妻子的呻吟,隐没在了妻子的屁眼里。对于我来说,妻子被人玩早就不是个事了,今天清清楚楚的看了这么多各种姿势的抽插,和鸡巴侵入,真是过足了瘾!尤其是现在,我那个妻子自己趴在沙发上,自己分开自己的两瓣丰臀,任由王子的那个肿胀的龟头一下挤进自己的屁眼里,这一切都让我尽收眼底,就连小屁眼周围的褶皱被龟头撑开都看的一清二楚,那份刺激真是说不出来!妻子的小屁眼紧紧的包住了王子的龟头,还时不时的紧缩一下,一切都那么生动。一文看到,对王子说:你看你看,小骚包还用屁眼夹你鸡巴呢,又一下!又一下!妻子的小屁眼一下下紧收着,连王子都说:姐的肛门真舒服!很紧,还有劲儿!弄的妻子很不好意思,却仍然一边呻吟一边夹。王子往前一挺,一条大鸡吧就全部没入了妻子的直肠!妻子「啊」的大叫一声,双眉紧紧的皱在一起,看上去既兴奋,又痛苦。王子抽插了几下,拔出的过程中甚至把妻子的屁眼拉成火山口的形状,说实话亲眼看着自己妻子被操屁眼,屁眼还被拉成那个样子,真是心疼又兴奋。妻子仍然自己扒着自己的双臀,小声的呻吟,也小声的说着:疼也是,之前妻子被肛交,没有像今天一样大幅度的抽插过,反正我是没有过,都是插进去以后在里面蠕动而已,今天王子大幅度的抽插,类似于操逼的感觉,虽然有妻子淫水作为润滑,却也有点干涩,毕竟屁眼分泌不了淫水啊。一文和王子似乎也都发现了这点,一文问我有没有顺滑油,我说有啊,之前买的一瓶,因为很少用,毕竟我妻子水很多,所以一直没有用完。我马上去包里拿来了杜蕾斯的润滑液,一文对我笑笑,冲着王子和我妻子的结合部努了努嘴,我当然明白一文的意思,那就是让我亲自把润滑液滴到王子那条连接着我妻子屁眼的鸡巴上,造成「别人操我妻子,我还帮忙」的感觉,我去拿的时候就想到了这点,光想想就让我的神经兴奋不已了。我妻子趴着,自己扒着屁股蛋子,把屁眼整整齐齐的奉献给了王子,王子的大龟头卡在里面,只有阴茎露在外面,我这个老公正在把可以让王子更舒服更痛快的操我妻子屁眼的润滑液挤在上面,夫妻两个如此配合如此心甘情愿的都愿意让王子操这个屁眼,我想恐怕这样的夫妻真的不多吧!

  ——这种想法也是之后才想到的,越想越刺激,当时根本来不及想,只是神经亢奋,鸡巴硬的发疼。真的一下一下的把润滑液挤到那条鸡巴上的时候,屈辱感还是有的,一文恰到好处的讥笑,王子真的和「王子」一样被我们夫妻服务的态度,都造成了我的屈辱感,但是很少,更多的是这种屈辱带来的刺激,非常的过瘾。我内心在狂喊:我愿意我妻子被别人操,被人家当成婊子操,我还在帮忙!妻子也喜欢被操,也下贱的喜欢别人操她,喜欢自己堕落,喜欢自己被别人当成母狗般发泄!!几下,润滑液就黏满了王子的阴茎,妻子扒着自己屁股的手往后一伸,抓到王子的阴茎,撸了两下,把润滑液均匀的涂在了整个阴茎上!——这个婊子,我心里骂道,竟然这么喜欢王子操她屁眼,竟然还帮人家涂满润滑液。王子微笑着,看着我妻子这么发贱,还是很平常的说了句:姐,你真是个极品女人!然后开始抽插,有了大量的润滑液,抽插变得非常的顺利,王子的鸡巴飞快的在我妻子的屁眼里进进出出,我想我妻子的屁眼虽然被开发过,但是这样完全当成阴道一样的快速抽插着使用还真是第一次,妻子仍然自己扒开自己的屁股,胸口趴在沙发背上,表情和呻吟都是那么的痛快!王子叉着腰,不停的挺动屁股奸淫身前这个美貌人妻的屁眼和直肠,表情也是舒爽的可以。一文连连问王子感觉如何,王子笑着对一文点着头,说:肛门和阴道感觉不一样,肛门干着真刺激!一文大笑,说:也分女人啊,你操的这个女人下贱淫荡,关键是还是个美女,屁眼和逼那个不舒服啊,哈哈……王子跟着笑,一文接着说道:还不是人家老公好啊,要不咱们怎么能玩的这么过瘾,还不谢谢人家!王子看了我一眼,一开始的认生的感觉已经没有了,估计也是发现我真的是喜欢自己妻子被操吧,对我说:谢谢哥啊,这么好的嫂子给我干!我还没说话,妻子断断续续的说:啊……,讨厌你俩……,玩人家老婆……,还要谢谢人家老公……,啊……,欺负人……——哈哈,妻子这算是为我说话了吗?妻子被王子顶撞的厉害,双手不在扒着屁股,也扶着沙发的靠背了,接着说到:小王子……,啊……,啊……,你是和我好……,还,还是和他好……,叫他哥……,你不是,不是叫我姐吗……,那,那他是姐夫……——原来,妻子的本意在这里啊,是要让操她的王子和她更亲近一些,来刺激我!真是配合我淫妻的好妻子啊!王子立马改口对我说到:对对,谢谢姐夫谢谢姐夫,这么好的姐姐给我干,哈哈。

  王子干了好一阵,把妻子抱了起来,就好像把小孩子尿尿的姿势,完全抱了起来,妻子一声惊呼,屁眼还插着王子的鸡巴,分着双腿凌空被王子玩弄。王子就这么抬着妻子操着屁眼,满屋子的走动,这个姿势不能很方便的抽插了,却另有一番刺激,妻子不断的惊呼呻吟,双手往后搂着王子的脖子。一文还想了一个招数用来凌辱我的妻子,就是让王子抬着妻子站在了房屋门前,然后突然打开了屋门,妻子惊呼一声,还闭上了眼睛,真有点「掩耳盗铃」的意思,她自己闭眼,别人就看不到她被插着屁眼的身体了吗?一文关了门,妻子刚松口气,一文就再次开了屋门,妻子立刻又是一声惊呼,闭着眼被王子插屁眼。一文说对妻子说:自己分开阴唇给我们看看,不然不关门,你要不快点,来人了可不得了!妻子一边「嘤嘤」的发着贱声,一边听话的用一只手的两个手指分开了自己的阴唇,那个阴道被蹂躏了整个晚上,已经不能闭合,微微张着小口,里面的淫水还是非常的丰富,闪着淫光。我忍不住跪在妻子屁股下面,帮着王子托着妻子的屁股,勐舔妻子的阴道和阴蒂,妻子忍着不敢大声呻吟,却又刺激太强,不住的大口吸气来代替呻吟。我舔弄妻子的阴道,离我舌头很近的屁眼里还插着王子粗硬的鸡巴,王子一下一下的抬起妻子让自己的鸡巴抽插屁眼,动作虽然不快,但是一下一下的很是勐烈,我双手托着妻子的屁股配合着使劲,好让王子操的更省力一些。我跟随着上下舔弄,我甚至感到王子的阴囊打到我的下巴上,这样和别人一起奸淫自己的妻子,就是我毕生的梦想啊,玩的不亦乐乎!我满嘴都是妻子的淫水,妻子分泌液体的能力真是厉害,我的舌头不停的在阴蒂上打转。妻子对一文说:关……,关门……一文正为自己的这个玩弄凌辱妻子的招数满意呢,怎么可能就这么关门,对妻子说道:骚货,刺激吗?妻子点了点头。「以后我们要想玩你,不管你在干什么,都要马上自己想个方法让我们操你,听见没有?妻子艰难的挤出一个「好」字。「你就是我们的母狗,性奴,对不对?」妻子再次点点头,一文却说非要妻子说出来,妻子说到:对。「是不是心甘情愿的让我们操啊?」「是,是,心甘情愿的……」妻子闭着眼皱着眉,身体被我和王子玩弄,精神被一文凌辱。「哈哈,这就好,那以后我叫我全体同学操你,给你开个淫乱趴,来不来?」「恩……,啊……,来……」「还有,我几个客户,我也会安排他们操你,你要好好给他们服务,他们人也不多,就5,6个而已,你一个人对付的了,行吧?」「啊……,行……,好……,听你的……」妻子说完这句,开始全身一挺一挺的抽动,我舔着阴蒂,知道妻子又要高潮,双手更加使劲的配合王子抬起放落的抽插,妻子一手绕道后面搂着王子的脖子,一手捂住自己的嘴,一声声憋闷的呻吟传了出来,「恩……」。

  这个时候,楼道里还传来了电梯「叮」的一声,代表有人乘电梯到了我们这层,我们离电梯不远,如果一直开着门,那没多久就会有人从我们门前走过,自己会看到我那淫贱的妻子被男人操着!不知道妻子听到没有,但是从妻子身体的反应看,妻子第三次高潮了!由于姿势还有开着们的原因,妻子没有原来高潮的大声呻吟和全身紧绷,却换来更刺激更让妻子飘飘欲仙的的一次高潮(妻子后来说这次高潮很爽很爽,是一个很高的高潮)。一文关了门,毕竟真的让人看到也不好,呵呵。妻子仍然全身僵硬不动了一小段时间,然后等到一文关上门,才放开捂着自己嘴的手按着我的脑袋,大口大口的喘气,伴随着非常妩媚的呻吟。这时候也听到门口楼道里两个男人说着什么走了过去。一文再次说我妻子是个骚货,贱货,真真就是一个婊子妓女。王子抱了妻子好长时间,也抱不动了,放了妻子站在地上,妻子喘着气扶着我,一文过来代替了我的位置,扶着妻子的肩膀,让妻子口交,那条射精两次一直不怎么硬了鸡巴,已经再次挺立了。然后我接替了一文开门的工作,开开房门,让妻子和一文还有王子三个的淫戏完全暴露在外,只是没有人看见而已,但是这样也感到一种无处躲藏的快感。如果真的有人路过,一扭头,就可以看到我妻子噘着屁股被王子抽插着屁眼,还一脸妩媚的给身前的一文口交,三个人组成了一个「h」一样的姿势进行着性交。当然,门口一直没有人过,而三个人就这么开着门群交着,一直到王子勐烈的冲击抽插妻子屁眼把第二泡精液全部灌进了妻子的直肠里,才算完!我们回到了屋里,在床上,妻子骑在一文身上,用骑乘的姿势扭动屁股和一文做爱,我站在床让享受了一会妻子的口交,因为王子洗完鸡巴回来,妻子就吐出了我的鸡巴,说要尝尝新鲜的,王子也很乐意的凑过来代替我的位置,那根鸡巴刚刚射了精,却没有变的太软,直接插进了妻子的嘴里。一文让妻子使劲的挺胸,然后双手揪住妻子两个乳头往外拉,拉的很长,这个乳头控又开始玩弄妻子的乳头了。这个一文拉拽妻子乳头的场面不是第一次看了,妻子被两个男人3p,乳头还被拉拽的很长,一文不仅拉长,还揉捏打转,这样破坏性的玩法然我很担心妻子的乳头被玩烂,总想制止一下,但是那种由心疼产生的亢奋却让我没有制止,毕竟妻子也接受一文这么玩弄她,也不是第一次了,妻子自己愿意,我也就不说了。我跪在另一边抚摸妻子的小腹和后背,妻子也没有空闲搭理我,只是对我报以微笑,算是回应,毕竟还有两个鸡巴等着她伺候呢。我还抓住妻子的乳房顺着一文就拽的方向聚集,好让乳头承担的痛楚小一些。妻子似乎也发现了我这么做是为了让她的乳头不至于被拉的太疼,便吐出鸡巴和我接吻,妻子知道我最喜欢她嘴里带有鸡巴味道,所以和我接吻一会,就去吃一会王子的鸡巴,然后在和我激吻,这下让我体会足了妻子带着别的男人的鸡巴味道的小嘴,和上一秒还在舔弄缠绕别人鸡巴的小软舌。一文说要体会一下操的直接射精的感觉,就戴上了安全套,然后再次插入,没几下就射了,由于是第三次射精,基本没有什么东西了,只有一些清汤寡水的稀汤。而王子似乎是体会到了肛交的舒爽,再次插入妻子的屁眼里射了他的第三次!

  整整一晚上的奸淫终于到了最后,一文和王子再次去清洗了一下,因为不戴套,所以担心鸡巴上的精子一个不小心进入妻子体内,怀孕了就麻烦了,所以每次射精以后,我们都会很仔细的清洗自己的鸡巴。基本没有什么别的了,两个人决定然我俩睡在这里,然后他们去一文开的房间里睡觉,临走还捏了捏妻子的乳房和屁股,依依不舍的出了门。只剩下了我和妻子,我看了看表,已经是凌晨2点多了,真是玩了不短的时间,妻子的战斗力也让我惊叹。

  【完】